U小说?>?血娃娃> 第三章 血娃
  『啊?家主,不好了,大事不好了。\\wwW.qВ5、com\』

  宁静的夜晚,安详的气氛在这一刻完全被破坏掉。

  一声惊恐不安的惨叫,惊醒了显然已经安然入睡的人,所有人都瞬间警惕的清楚过来,当然,还有个别还迷迷糊糊的,都不满的叫骂着那个扯开喉咙大叫的人。

  『鬼叫什么,还给不给人睡啊。』

  『吵什么吵,找打啊。』

  『能有什么大事啊,胡说八道什么,欠抽啊。』

  …

  刹时,一声高过一声的怒骂声由远而进的传出,显然,这些人虽然都在叫骂这个打搅他们睡眠的下人,却也明白肯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都纷纷赶来这发出声响的地方…北堂庄院的庭院。

  幽幽月光下,庭院里立着一个人,一个满身红的人,一个小小的人儿。

  飘逸的火红长发长及曲盖,随着夜风飘飞着,散发着艳红se光芒,炫亮无比,煞是迷人。一身红se的衣袍包裹住小小的身子,小小的绝伦的脸蛋儿没有半丝情绪出现,空洞的眼睛远远看着那个伏在角落里嗦嗦发抖的人,眼里闪过一丝不解的光芒,似乎是不明白那个人为何如此般。

  突然,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绝伦的小人儿移开了注视着那人的眼光,望向里院。

  小人儿突然的动作,让从刚刚一直被他看得拼命打寒颤的人松了口气,原来,他就是之前那个把所有人都吵醒的人,也是这个庄里的一个小小的看门人。

  本是想去喝口水解解渴的门卫,一进到这个庭院里就看见这么一个古怪的小孩站在这里,似乎在想着什么。本是被他那与众不同的发se所惊吓,接着便被突然转过身看他的小孩那张绝美的脸蛋所迷惑,一直呆呆不知死活的看着人家,一直到后来注意到那双盯着他看的发着有如红宝石般亮丽光芒的红眼,被他眼里所散发出的死亡气息给惊醒,这才突然想到,这个美得没天理的小人儿不会就是最近传说中那个血洗了南雀领、东方楼以及西域谷的血娃吧,当场啊,把他吓得那个小心肝咯噔咯噔的跳啊,马上想都没想扯开喉咙就大叫,总得提醒那些还在睡眠当中的主子们吧。

  『该死的下人,谁在那鬼叫鬼叫,最好就是有什么大事,不然看我不扒了你一层皮才怪!』

  突然,里院里传来一声粗鲁的叫骂声。人未到声先到,这人肯定是北堂庄的二庄主,平时脾气就特别的暴躁,更别说是被打搅了他与他亲亲娘子的亲热,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二庄主啊二庄主,等你看到了是啥大事你就再也不会怪我打搅到你了。门卫在心里说着,却是尽量把自己往角落里缩,生命重要一点,还是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好,希望等会他们不要注意到胆小的他就好。

  不一会的时间,里院里蜂拥出一大堆人,有叫骂着的,有提着火把的,也有依然睡眼朦胧的。最先赶出来的除了二庄主之外还有三庄主以及当家的,所有人再来到若大的庭院时都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纷纷怔楞的看着站立(kxs.com)于庭院的小小的火红se的小人儿,据都为那绝伦的脸蛋所迷惑,从而忽略了那危险的血红se!

  『咳咳…』

  北堂庄的大庄主是最先回过神来的,在发现其他人都还在发愣中马上假意的『咳』了几声,提醒他人回过神来。果然,其他在听到那假到不能再假的咳嗽声时,纷纷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那绝美的小人儿身上那燎人的血红se,相继想起了什么,大火儿都苍白了本是刚睡醒时的红润脸se。

  『这位小友,请问你是?』大庄主北堂哲小心翼翼的问道。希望不要真的是传闻中的血娃才好,虽然他不愿相信一个这么点大的小屁孩能够单人血洗三大家族,但事实就是事实,其他三大家族中的人全都是死在血娃手下的,这是那些个能躲过血娃的残杀的幸运儿所传出来的消息,不可能会有假。因为,一家可以不信,但几月里三家都同样传出这样的消息那就是不想相信也得相信了。而如今,这个与传闻中同样有着一头红发和一双红眼,身着红se衣袍的人出现在他北堂家,想让他不想到血娃是不可能的了。

  『杀你们的人。』清醇却冰冷的童音淡淡的响起,传进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血娃冷眼看着眼前这一群人,毫无感情的眼睛在所有人身上扫荡着,惊得在场所有人心里发凉,寒毛直颤。

  其实根本就没人教血娃说过话,弄出他来的人不说,他们师徒俩都当血娃是个没思想的杀人工具,根本就不可能去教他说话,而血娃又没跟别人有过多接触,除了被下令杀人之外,他从不曾出过那个密室,所以说起来他根本就不会说话,别听他刚刚说的那句话很标准,其实那还是他这些天来出任务时学来的,这句在别人听来很有威胁力的话,连血娃自己都不太理解,本身根本就不知道这句有多令人诧异,他甚至连自己是不是人都不清楚,也不明白他的眼睛跟头发的颜se为什么会与别人不同。这样的血娃,说好听点嘛就是还小不懂事,说难听点就是无知,对这个世界的无知!

  好恐怖的眼神!这是所有人心里同时闪现的感叹,包括三位庄主在内。

  虽是如此,可是当事人似乎并不清楚自己眼神的杀伤力,反而是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北堂庄的人,心里闪过一丝又一丝的不解。

  是的,是不解。他不明白这些人看他的神se总是变了又变,虽然他不明白那些表情所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可是,不管是刚开始看着他的眼神还是现在看着他的眼神,他都很不喜欢,很讨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反正就是讨厌。而那个总是给他下达指示的人跟他说,只要是他讨厌的,他都可以把他们杀掉,这么说来,那他就要杀了他们了。不过,就算他不讨厌他们也是要杀,因为是那个人要他杀的。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屁孩,小小年纪学什么杀人,还是滚回家找你娘去喝奶去吧。』看不惯血娃的嚣张,脾气本就差得要命的北堂浴大声说道。

  看起来好像他一点都不怕血娃,其实他心里也是惧怕着,这样的一个人,即使只是个孩子,也够他们哆嗦的了。

  血娃并不出声回应他,只是一直看着他们,想着自己的事情,好似他根本就没听到他的话一样。

  真的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命令的感觉呢,他也不想听他的话去杀人,因为他不喜欢这种杀人的感觉,虽然身体在接触到血或是极度不悦的情况下会不受控制的去杀人,可是等他清醒过后就会感觉很厌烦。只是,身体总会受到一些那个人的控制,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还是被控制了,想反抗也不行,至少暂时还不行。

  不想了,先杀了他们吧!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