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血娃娃> 第四十三章 礼前
  『殿下,来,奴婢帮您。WWw、QΒ⑤.cOm\\』

  『啊,还有这个,要把这个也戴上。』

  『对了,这是皇上送给殿下的,这个也戴上好了。』

  …

  『…』

  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坐着,云羽泽很是乖巧的任自己的四个侍女在自己的身上搞来弄去的,一会儿戴上,一会儿拿下,除了身上那套崭新华丽的白se衣袍之外,其他的佩戴物品不停的在四个侍女的手中移来换去,云羽泽是彻底的…没话说了!

  他今天被小静等人打扮得特别的隆重,不但如此,在最后的时候,雪竟然还拿来了女人用的胭脂,竟是意图把它涂抹在她们小主子那张绝尘纯净的小脸蛋上。

  『不要,我不要抹这个东西。』看着那已经伸到自己面前的如白玉般的纤纤美手,安静的任四个侍女打扮了半天的云羽泽总算是成了一个不再乖巧的孩子,伸手一推,很肯定的拒绝了雪的好意。

  『额?殿下为什么不要呢?』雪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奇怪了,殿下一直就任着她们几个给他打扮,怎么就突然拒绝了呢?这个胭脂有什么不对么?这可是宫中的珍藏品呀,不知道有多少娘娘想要都没有,只能眼馋呢。

  『好臭。』云羽泽皱着可爱的小鼻子说道,小手还伸到自己的鼻子前扇了扇,似乎是想把那个臭味给扇掉。

  『啊?』这下子小静等人有些发愣了。

  臭?这个胭脂很臭?

  雪把手上拿着的胭脂放到自己的鼻子前,嗅了嗅,嗅了再嗅,可是…

  好香,跟其他的胭脂不同,这个味道很是清淡,不浓也不腻,感觉很是舒爽,这样的好东西,竟然有人嫌它臭?

  『殿下,这个不臭的。』雪声音有些儿僵硬的说着,要是让皇上后宫的那些个娘娘听到她们可爱的小殿下竟然嫌这个胭脂臭,肯定会被骂不识货来着,这东西可是连皇后娘娘都在争呀。

  『臭。』云羽泽依然如是说道。他不喜欢这个味道,难闻得要死,尤其是里面蓄含着的那种能够影响人心智的作用,更是让他讨厌,因为那有种被控制的感觉。

  『额…』四人都无语的看着她们的小主子,一下子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殿下,您就抹一点儿吧,就一点儿应该不会有很重的味道的。』绿柔轻声劝解着,希望殿下能够忍一下让她们给他画一下装,毕竟今天非同小可呀。

  『不要。』他说不要就不要,一点也不要,他讨厌这个东西。

  『这…』不是她们很想强迫殿下做殿下不喜欢的事情,只是今天是皇上特意为殿下举办的祝福礼,还请动了国师大人,说什么也不能给别人比下去,那样多没面子呢。

  『殿下,这个没什么的,您的脸se太过于苍白了,只有涂上这个东西,才能让殿下显得精神一些,那样的殿下会很好看很好看,肯定会成为今天的焦点。』雪有些无奈的劝说着云羽泽,殿下本就很好看,今天又是为殿下专门举办的祝福礼,不管如何,殿下都会是今天的焦点,问题是,就因为如此,她们才要给殿下好好打扮,像殿下现在这个样子,很美很迷人没错,可是那过于苍白的脸se终将是一个败笔,她可是听一些个喜欢嚼舌的人说过殿下像个病猫呢,这可怎么行,绝对不能让别人说她们如仙童般的殿下的任何一句坏话。

  『不要就是不要。』云羽泽很是固执的再次拒绝道。讨厌就是讨厌,他不喜欢。

  『不要?什么东西不要啊?不要给我好了。』

  徒然间,一个突兀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脆脆软软的声音听了很是舒服。

  『奴婢等见过五殿下。』雪及月四人连忙向已经踏进寝宫的云在舞伏下了身子。

  『嗯。』随意的摆了摆小胳膊,云在舞直直的往云羽泽走了过去。

  『羽泽。』云在舞睁大眼睛看着云羽泽,感觉似乎还不够一般,竟是绕着云羽泽转起了圈来了。

  『嘿嘿,我说羽泽呀,你今天穿的可真是‘美’呀。』云在舞笑嘻嘻的说道,两个眼珠还打着圈儿的转,那模样,给人感觉,还真是跟个小奸商有得比呢。

  『你来干什么?』云羽泽可不在意云在舞的调侃,当然,也是根本就不懂,看着这个被处罚的云在舞,云羽泽心里还在气恼着呢,这,自然要拜云在舞所赐,如果不是云在舞问他出不出宫,如果不是云在舞带他出宫,他又怎么会惹父皇生气呢,这一切可都要怪他。

  『额?我想来看看六皇弟你呀,怎么,羽泽不欢迎我嘛?』云在舞自然是不明白云羽泽为何突然态度如此冷淡的啦,他可是知道云羽泽没被父皇处罚过呢,既然这样,应该也不会是因出宫被抓的事来跟他赌气才对。

  『不用你看。』云羽泽很干脆的说道,谁知道他来看他后会不会又让他做出让父皇生气的事呢,他才不用他来看。

  『啊?』这下子云在舞可是有点儿傻眼了。

  这六皇弟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想他云在舞可是累了三天三夜,今天好不容易才有时间来看他的呀,竟然这么不给面子。

  不知道原因的云在舞心里那个郁闷呀,还真是说不出话来了。

  『哼!』云羽泽别过头,嘟着小嘴冷哼了一声,好像是不想理会那个依然还在发呆的五皇兄一般,扭了扭自己那纤细的脖子,好重哦!

  『我说皇弟呀,皇兄我没得罪你吧?』云在舞小心翼翼的问道,连皇兄弟的身份都搬出来了。他云在舞自问还没得罪过什么人,别说那些个皇兄皇姐了,就是宫里头的那些宫女侍卫他都没得罪过,怎么他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喜欢的六皇弟了?

  『如果不是你带我出宫,我就不会惹父皇生气了。』云羽泽不满的说道。

  『额…』原来是这事,可是就是父皇生气了又怎么样,父皇又不会处罚六皇弟,这六皇弟有什么好生气的?不会是六皇弟被父皇处罚了他不知道吧?可同样的犯错,他要受了罚他不可能会不知道呀,可是看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又好像是真的受了罚了。不会是(,,章节更多,请登陆!)被父皇打屁屁了吧?

  云在舞有些邪恶的想着云羽泽被云御脱掉裤子打屁屁的样子,心里竟是感到好笑不已,就是连那小嘴都开始勾了起来,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奸笑!

  『皇弟难道受父皇处罚了?』愈想愈觉得可能,而且他还是往着云羽泽被打屁股哪方面想,这让云在舞心里很是兴奋,想想,两个人出宫,就他一个人受罚,多不公平呀,虽然他是罪魁祸首,可是如果云羽泽不想出去,就他一个人他也是不会出去的呀,至少是现在不会单独出去的(因为没那个机会,嘿嘿),所以嘛,受罚自然是两个人的事儿啦。

  想着自己不眠不休的那三天,云在舞就觉得很是憋屈,没办法,三天三夜那,也不想想他就一个八岁小娃娃,竟然让他抄写那么多的宫规,一百遍那,虽然这个数量是他自己决定的,可是父皇也太黑心了吧,竟然专门叫小顺子把要抄写的宫规亲自送到他的宫殿,本来他还以为自己抄写自己知道的那几条而已,早知道他宁愿受点儿皮肉之苦,至少他是个皇子,就算是罚也绝对不可能会罚多重的,不过云在舞也知道,那是他自己找的,谁叫他给自己弄了这么一个除法呢。

  『处罚?』云羽泽想起了云在舞被罚抄宫规的事,虽然他不知道那些宫规是什么东西,不过他知道那些宫规的数量的,他可是亲眼看着小顺子拿过去的呢。

  『是啊。』难道没有么,看着云羽泽有些茫然的样子,云在舞怀疑着问道。

  『没有。』父皇没叫他抄那个,也没叫他做别的,所以他没被处罚。

  不过比起被处罚来,他更加不愿意他的父皇不理会他。到如今,云羽泽还是记着云御不理会他的事儿的。

  『没有?』云在舞瞪大眼睛问道。

  『嗯。』是没有啊,父皇才不会处罚他呢。云羽泽非常肯定的说道。

  『那你生什么气?』这下子云在舞就不明白了,竟然没被处罚,那他干吗一幅没处罚的样子,还那么生他的气,不可能就因为父皇生气了吧?

  『我没生气,是父皇生气了。』云羽泽有些儿不明白云在舞的意思了,怎么一下子问他有没有被父皇处罚,一下子又说他生气了呢?他那儿有生气呀。

  『没有?那你干吗对我那么凶呀。』云在舞一脸委屈的说道。竟然没生气,他刚刚干吗一幅很不欢迎他的样子呢?

  『父皇生气了,父皇生气了就不理我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怕父皇生气,他是不愿也不想父皇不理会他。

  『啊?』父皇不理皇弟?怎么可能?云在舞完全想象不出云御不理会云羽泽的样子,在他第一次看到父皇与皇弟的相处时的那种摸样,他就知道皇弟在父皇心里的位置了。

  那时候,父皇抱着六皇弟,看着六皇弟的眼里满是慈祥宠溺,这种事情是他以前所没看过的,更是没遇到过的。同样是父皇的孩子,这差别真的很大,在以前,谁都知道父皇有洁癖,父皇没亲近过他们几兄弟,他们还是能够释怀的,毕竟待遇是相同的,他没有,同样的其他人也没有。

  可这一切,在六皇弟的突然插进来之后就变了,完全的变了,以前一直都不怎么跟他们说话的父皇竟然会一个一个的回答云羽泽的问题,以前从来不亲近别人的父皇竟然会与云羽泽如此亲昵的同床,从来没抱过他们的父皇却是天天抱着他们的皇帝,这对同样身为父皇的孩子的他们几个来说,这绝对是打击,非常大的打击,这其中,也包括了他云在舞在内。

  云在舞不是不在意,他也同样的嫉妒过他的六皇弟,那天说是来看美人,确实,他是听说了他六皇弟很是绝美,而他也很喜欢美丽的人事物,可最重要的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父皇如此宠爱着,而在看过了之后,他就明白了,那么单纯出尘的人儿,谁不喜欢?更何况是早已经看腻了那些个阴谋诡计的父皇呢。

  也因此,他也是看开了,毕竟,他自己也是很喜欢这样的一个人儿的不是么!

  『殿下,您真的就不愿意擦一点儿么?』那边云在舞还一个人沉浸在回忆当中,这边的云羽泽已经又与他的那四个侍女纠缠起来了。

  『不要。』云羽泽动了一下,感觉身体特别的繁重,有些儿难受的他拖着一身华丽的衣服往那偌大的龙床走去,试图逃避雪月等人的劝说。

  『殿下…』雪她们还是很不死心的想要给她们的小主子抹上些许胭脂。

  『什么东西?』这时的云在舞总算是注意到了雪手上拿着的那个小小的非常精致的盒子,眼睛发亮的问道。

  『这…五殿下,这是上次皇上过生辰揽月国送上的礼物是一种有奇特功效的胭脂。』雪解释着,这种胭脂很是出名,它的制作非常困难,因为胭脂乃是用多种极其稀罕珍贵的药物所制而成,而那些药材据说只有揽月国的冰峰山脉才有,而且还非常的稀少,也因此,这胭脂虽然出名,但因其价格之高,使得几乎很少的人才买得起,即使是皇家,想要收藏此种胭脂也是非常的困难,这与价格无关,只因为他是有价无市。

  『揽月?是冰芬么?』胭脂呀,这他知道,他在母妃那听说过的,而且去年父皇的生辰揽月使者送上冰芬之事也是众所周知的。

  『是的,五殿下。』

  『我管那是什么呢,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那么臭。』云羽泽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云在舞他们的对话。

  云羽泽现在可不高兴了,他管那是谁送的,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别说那个臭味了,就是里面所蓄含着的那种有控制影响人的心神的东西就让他厌恶。

  还有,竟然还是什么揽月国的使者送的?肯定是没安好心,想要控制父皇,影响父皇。哼,绝对不能让父皇用这个什么胭脂。

  『不喜欢就不要用,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用女人用的东西呢。』云在舞如是说道。

  在他想来,胭脂么,这应该是女人用的东西么?男人怎么会去用这种玩意儿呢。

  『五殿下,胭脂并非就是女人用的,小孩子也可以用的。』温柔的绿柔低声解释着,这是事实,在很多时候,比如一些宴会上,或是仪式上,很多人都会给自己的孩子抹一些胭脂水粉,把自己的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试图把其他人给比下去,这样的习俗,即使是皇宫中也是有的。

  『本殿下才不相信呢。』云在舞一脸的不信任,他的母妃可从来没给他用过这个。

  『唉,殿下,你可知道,一会的祝福礼您会站很久,而且还肯能会有很多事要做,这个东西是皇上吩咐奴婢给殿下用的,这个胭脂有提神的作用,这样避免殿下等会儿出现精神不济的情况。』雪想了想说道。这并不是皇上说的,但是在她想来,皇上竟然把这么珍贵的东西拿出来给殿下用,应该就是担心殿下身体虚弱,会无法完好的把祝福礼举行完成,毕竟这种珍贵的胭脂有着非常好的提神、淬炼身心的作用。

  『父皇吩咐的?』云羽泽皱着眉头问道,他没想到会是父皇想让他用这个。

  『是的,殿下。』雪回答道。

  『羽泽,竟然是父皇让你用的你就用吧,而且可以提神也是不错的东西啊。』云在舞一听是自己的父皇让自己的皇弟用上的,本还是赞成云羽泽不要用的他马上就改口了。笑话,那是父皇的意思耶,要是他让皇弟不要用,这给父皇知道了还了得,现在不改口,难不成还让他等着父皇的处罚么?他的手到现在可还是酸那,想想,他可是从昨天父皇检查过之后就一直休息到现在呢,打死他也不敢惹父皇生气了呢,他可不是六皇弟呀!

  『可是…』云羽泽有些犹豫,他也不想做违反父皇意愿的事情,可他真的很不喜欢这个什么冰芬呀。

  『不喜欢就不要用。』这时,一个听起来很是慈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惹得所有人的眼睛一下子都往门口飘去。

  谁?

  ,门口,一个笑呵呵的老人家抚着自己那白花花的胡子看着里面的云羽泽等人,尤其是云羽泽老人的注意力几乎一直都停留在他的身上。

  『奴婢见过国师大人!』见到来者,雪和月两人皆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的反应过来给老国师请安。

  『嗯。』老人慈祥的点了点头,跨步走进了寝宫里。

  国师?

  云羽泽以及云在舞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享恒国的传奇人物的小静及绿柔四人都有些发愣的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老国师,除了云羽泽之外,不管是云在舞或者是小静,绿柔都是心理激动不已。

  国师耶,那可是传奇中的人物,没想到他们今天竟然能够如此近的看着他,好感动啊!

  『国师?您真的是国师大人?』云在舞『嗖』的一声跑到老人的面前,激动的问道。

  『嗯,是的,五殿下。』老国师笑着摸了摸云在舞的小脑袋,声音很是慈祥。

  『真的是国师,我今天竟然见到国师了,我…』此刻云在舞的脸上满是因激动而出现的红晕,显然对于自己能够见到这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享恒国强大的精神支柱很是兴奋。

  不但云在舞如此,即使是小静以及绿柔也是,跟早已经见过好几次国师的雪和月不同,小静和绿柔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人物,心里的激动并不比云在舞少,只是毕竟自己是个大人了,自然也就不好意思如才八岁打的云在舞一般围着国师,再说了,她们也只是小小的宫女而已。

  『呵呵…』虽然是笑着摸着云在舞的小脑袋,国师的眼睛却是看向依然坐在床上没动的云羽泽,心里对于云羽泽的反应很是感兴趣。

  没想到呀,这个当年自己在皇后手中抢救下来的娃娃如今也已经七岁大了呢!这时间过得竟是如此之快,至少,在世俗界中,确实是很快!

  老国师看着云羽泽的时候,云羽泽也打量着老国师。

  云羽泽觉得很奇怪,非常的奇怪,以他的感应能力,竟然没发现这个所谓的老国师的到来,这点让他对这个看起来让他很舒服的老国师很是感兴趣,要知道,他还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情呢,一般,不管是谁,只要是进了他能够感应得到的范围,他便能够察觉到那人的存在,可是他却是完全没发现他,这点不可谓不怪。

  『我怎么不知道你来了?』云羽泽歪着脑袋奇怪的问道,眼睛直直的盯着老国师,似乎想从他身上得到答案。

  什么?

  除了老国师之外,其他的人包括云在舞在内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云羽泽,完全不明白云羽泽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以后就知道了。』老国师神秘的说道,眼里有着兴味,似乎已经看见了云羽泽的『未来』。

  『哦。』不是父皇,所以云羽泽一般不会总是过多的纠缠别人回答他的问题,竟然他都说了他以后会知道,那他也就不问了。

  这并不是他不好奇,相反的,他非常的想知道答案,只是对方似乎并不想回到他,再说了,他并不是他的父皇,他竟然不回答,他也可以等见到父皇的时候再问父皇的。

  『请问国师大人到此有何要事,皇上此刻并不在此。』雪恭敬的问着老国师。

  『不是来找皇上的,我是来找你们的小殿下的。』老国师说出了来这的目的,他又岂会不知道云御不在这儿呢,他来,是想先带云羽泽去祠堂的。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