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开挂闯异界> 第二二七五章 真理之塔降临

开挂闯异界 第二二七五章 真理之塔降临

  和墨圣使要入真理之塔的消息,很快在圣皇宇宙内传开。

  其他圣使们,虽然明知和墨圣使这是选择了一条必死的道路,但仍纷纷前来贺喜——这些圣使都在“十六阶”层次卡的太久了,寂寞的太久了!对他们而言……生死也罢、宇宙海的安危也罢,早就已经看淡了!在自知没有一丝希望突破成为破界者的情况下,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进入真理之塔,看透宇宙海的真相。

  如今和墨圣使得偿所愿,其他圣使羡慕都来不及呢,自然纷纷前来贺喜。

  “恭喜啊,和墨圣使!”银城圣使感慨着,“我可真是羡慕你啊!”

  “是啊!”其他圣使也纷纷说道,“你立刻就能知晓宇宙海真相了!而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希望得到真理之塔的名额!”

  “和墨圣使,要不……再考虑一下?进入真理之塔,那可就是走上了一条死路了?要不,让我替你去死?”

  “你滚!”和墨圣使笑骂道。

  进入真理之塔,确实是走上了一条死路。但对这些活的太漫长、已经活到了“生无可恋”境界的大尊们而言,能够进入真理之塔,绝对是死而无憾的!

  不过……

  这种“死而无憾”,徐铭是真的无法理解的。

  徐铭在一旁默默看着,心里暗道:“难道……活的太久了,真的会把人逼疯?”

  在徐铭看来……好好活着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去送死呢?

  但是现在,和墨圣使哪有半点要去送死的样子,简直就是在庆祝大喜事啊!

  “我也真的不懂……”徐铭身旁,是他的追随者天魔圣主,“我在宇宙海漂泊,为了活命、为了变强,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而这位和墨圣使,身为‘十六阶’强者,又是圣皇宇宙的圣使,可以说是已经站在宇宙海的巅峰了,却在那里求死!”

  天魔圣主摇着头,他也是真的不理解。

  “或许是我们活的不够久吧……”徐铭想了想道。他所见到的“十六阶”强者,不管是和墨圣使,还是其他圣使,或是极海殿主,或是之前刺杀徐铭的宇宙海叛徒;他们每一位,似乎都可以为了一个真理之塔的名额,而不惜一死!这一点,徐铭真的是不能理解的;他想来想去,只能说:和墨圣使他们这是活的太久了,所以“活腻了”。

  毕竟……和墨圣使他们活的时间,恐怕比宇宙海中很多的破界者大能都还要长的多!

  如此长时间的活着,又知晓了宇宙海内其他所有的秘辛,恐怕……对宇宙海真相的探索,已经成了他们生命中唯一的意义了。

  “哈哈哈……”天魔圣主笑着说道,“我想,我活的再久,也不会嫌久的!”

  “或许吧!”徐铭没有多说。

  轰——

  就在这时,一道高高在上而又飘渺虚无的气息降临。

  “这是……”徐铭微微一怔,“有界尊大能降临了!”

  界尊,即破界者。

  和墨圣使、银城圣使等人,也纷纷朝着气息传来的方向看去。之间一位穿着兽皮衣、赤脚散乱着头发的强者,脚踏虚空而来。

  “天浩界尊!”众圣使纷纷行礼。

  天浩界尊,在整个宇宙海,都算是顶尖的界尊了!

  在界尊大能的境界划分中:微弱级、浑噩级、启灵级、神明级、至高界尊……天浩界尊,正是一位“神明级界尊”!

  要知道,整个宇宙海,也唯有无序神殿的殿主、阁主这两位,是至高界尊;所以,这位“神明级”的天浩界尊,绝对是整个宇宙海都排得上号的存在了!

  如今,和墨圣使要进入真理之塔,竟引得天浩界尊都前来参观。

  “和墨,恭喜!”天浩界尊随口说了一句。

  “天浩界尊!”和墨圣使恭敬回礼。

  “真理之塔……”天浩界尊沉吟了一下,又道,“其实,进入真理之塔,也未必有什么意义!”

  “未必有什么意义?”和墨圣使一愣。

  “不过我知道,不进入真理之塔,你肯定是不会甘心的!”天浩界尊笑道,“我只能说……进入真理之塔后,你至少不会后悔!而且,能够进入真理之塔,说实话,你可能要比一般的界尊都幸运的多了!”

  天浩界尊所说的“一般的界尊”,估计指的是微弱级、浑噩级、启灵级的界尊!

  “去吧!”天浩界尊笑道,“等你进入了真理之塔,你便明白,我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了!”

  “好!”和墨圣使眼中有着期待之色——他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了!不管天浩界尊说什么,都不会动摇他进入真理之塔的决心;更何况,天浩界尊也说了,至少不会后悔,而且比一般的界尊都幸运的多!

  和墨圣使一伸手。

  轰!!

  徐铭送给他的那颗黑色圆球,也就是真理之塔的名额,瞬间便被和墨圣使激活。

  紧接着……

  黑色圆球瞬间融化在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嗡——

  一股奇异的波动降临。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至高规则显现了!

  至高规则,无相无形,却无处不在!若是不显现,大尊层次根本无法直接感受到至高规则。

  和墨圣使激动看着。

  随即,在和墨圣使的正前方,渐渐浮现出一阶阶天梯。天梯向着虚空深处延伸,而在天梯的尽头,正是真理之塔!

  “那就是真理之塔?”徐铭震惊看着。

  真理之塔,近乎透明。

  不过,说是“塔”,却和徐铭平常所见到的“塔”的形状,很是不同。

  正常的塔,都是“下宽上窄”;而真理之塔,却是“下窄上宽”。

  徐铭不由向着虚空深处的下方望去。只见真理之塔的下端部分,不断地变小,变得无限渺小,比徐铭身上最细微的粒子,都还要渺小了不知多少亿万倍;而真理之塔下方的深渊,更是根本深不见底。以徐铭的实力,也根本无法看到,真理之塔的下方,到底有多么渺小、有多么深。

  徐铭再朝着真理之塔的上端看去。

  真理之塔的上端,却是逐渐变大,直到变得无限庞大!也是在徐铭无法理解的距离,有着徐铭无法理解的庞大;这一刻,徐铭只想到了一个词:大象无形。

  向上,是无限庞大!

  向下,是无限微渺!

  “这真理之塔,究竟是什么地方?”这一刻,徐铭也忍不住好奇难耐。

  这份好奇,同样在天魔圣使的心中扎根。现在天魔圣使生活的岁月还不够漫长,或许对这点好奇没什么感觉;但是,随着天魔圣使活的越久,这份好奇便会逐渐生根发芽,直至无法抑制……到时候,天魔圣使恐怕也就会像现在的和墨圣使一样,无比渴望得到一个真理之塔的名额了!

  当然,这份好奇就算真的生根发芽,那也是无数个宇宙时代之后的事情了。

  和墨圣使激动不已,正要迈步踏上虚空天梯。突然……一旁的一道身影,竟抢在和墨圣使之前,全力爆发,不顾一切地要冲上虚空天梯——正是银城圣使!

  :。: